涨姿势、找福利、看电影尽在[且听风吟福利吧]

以下是与“雪中番外”相关的结果。

你可以试试分词搜索,比如“铃原爱蜜莉灰毛衣”,可以分成“铃原爱蜜莉”或“灰毛衣”来单独搜索。

底部还有宅男女神哦,或许有你喜欢的!

其他

雪中悍刀行》篇 第二十六章

出门八月已九月,骑马庐州来亳州。东越亳州以瘦湖名动天下,贡品湖石是一绝,秋天吃蟹是一绝,冬日泛舟赏雪又是一绝,瘦湖之上的湖宴,就成了名士聚众清谈或是官员宴请贵客的最佳选择。瘦湖位于扶陇郡之西南,瘦湖的湖宴历史悠久,如今更是包办了扶陇郡的官席,每逢乡试和佳节,湖面上夜夜笙歌,灯火辉煌,若是深夜从扶陇郡城头远眺西南,那幅火龙现世的景象尤为壮观。瘦湖规模远远不如同样以湖石著称的春神湖,精巧动人,宛如一位

93天前 0评论

其他

雪中悍刀行》篇 第二十五章

老人在大匣台是被欺负惯了的可怜人,还真没想到谁会如此正儿八经地登门拜访,还能跟自己心平气和说着话,连忙起身迎客,爽朗笑道:“这日子谈不上景气不景气,反正没个比较,也就过得下去,混着呗。”老人满脸歉意道:“老儿这可没有什么待客的酒水,连根小板凳也拿不出手,对不住贵客喽。公子若是不嫌弃,要不然就坐坐这树墩子?”徐凤年摆手道:“老伯你坐着便是,我这人不讲究,要不然能空手就来?所以甭管我,今儿来这里,就是

93天前 0评论

其他

雪中悍刀行》篇 第二十四章

竖着耳朵听到这里的时候,老傅突然大声咳嗽起来,嗓门恰好压过了韩横渠的碎碎念,老酒鬼摘下腰间酒壶,挤出一张笑脸问道:“小兄弟你瞧着面生,可是咱们韩小掌门的江湖朋友?”只听那男人笑着反问道:“老伯是大匣台的高人?”老傅跐溜喝了酒,抹了抹嘴角,咧笑道:“我老傅啊,就是个咱们大匣台负责扫地的穷酸老汉,属于外门杂役,杂役而已,连内门弟子都不是,可当不起高人二字。”那人又问道:“老伯,山上姓傅的人可多?”老酒

93天前 0评论

其他

雪中悍刀行》篇 第二十三章

大匣台南北西三面皆巍峨断壁,唯有东面有山路登山,山上并无佛寺道观,历史上曾经有座尼姑庵,传闻战乱时分藏匿过一位亡国公主,故而被称为公主庵,只不过废弃多年。大匣台分内外两宗,外门建筑位于半山腰,热热闹闹,许多商贾特意挑担来此贩卖物件给大匣台弟子,新鲜鱼肉、时蔬瓜果、柴米油盐等等,不一而足。内门位于地形并不逼仄的山巅,人数相对稀少,却天经地义占据着那方风水宝地。从山脚到山腰是一段黄泥路,宽可容纳一辆马

93天前 0评论

其他

雪中悍刀行》篇 第二十二章

徐宝藻目瞪口呆,转头问道:“你灌醉他,谋财还是谋色?”徐凤年没好气道:“我哪里知道他喝桂花小酿也能醉。”徐宝藻皱眉道:“咋办,就把人家晾在这里?”徐凤年犹豫了一下,喊来那位如临大敌的店伙计结账,不忘连同韩横渠那桌酒菜一起付了,后者兴许是迎来送往多了,擅长察言观色,没把徐凤年当什么歹人,一听这位客官刚好要顺路去大匣台游览,就大大方方把韩公子交给了徐凤年。主要是年轻店伙计不觉得在这东越道境内,有谁吃饱

93天前 0评论

其他

雪中悍刀行》篇 第二十一章

身在市井却心在江湖的店伙计点了点头,趁着那位抠门店掌柜正忙着跟一位丰腴妇人搭讪,抢过年轻剑客手中的那杯酒,喝光了后赶紧还给这位酒楼的头等贵客,然后丢了个会心眼神,屁颠屁颠小跑离开。对这位店小二而言,这一天,因为这杯酒,就又是个好日子了。不过店小二突然转头提醒道:“韩公子,老规矩,只许喝一壶酒啊。”年轻剑客一手举杯一手摇晃,满脸无奈道:“知道啦,这次肯定不劳烦你背我回宗门。”在徐宝藻的错愕视线中,给

95天前 0评论

其他

雪中悍刀行》篇 第二十章

徐宝藻说她很小就想要有一头毛驴作伴,看着夕阳西下,春风里路旁开满桃花,一路漫游,随心所欲,从春风看到秋风,从南到北,一直从青葱烂漫到白首苍苍。徐凤年对此不置可否,世间少年往往志向如大赋,少女情怀则如词曲,他并不陌生。这一次他没有带着她从头到尾都是御风凌空,而是遵循她的意愿,去往东越剑池的路途中,拣选了一些风景形胜落脚,走走停停歇歇看看,与游学士子带着贴身丫鬟一般无二。剑池位于春秋旧东越国境南部,不

544天前 1评论

其他

雪中悍刀行》篇 第十九章

徐凤年思量片刻,问道:“是陈芝豹?还是顾剑棠?”江斧丁笑眯眯道:“再猜。”徐凤年斜瞥了一眼这位半寸舌元本溪的嫡子,“一如当年初次见面,还是好像额头上贴着欠揍两个字。”徐凤年想了想,“应该是‘找死’更准确。”江斧丁微微扬起脑袋,好似追忆往昔,“这些年我待在京城,很多次假设,假设若是你我相遇在赵楷被杀之前,在早年那座江湖里偶然相逢,我俩会不会一见如故?就像你和那位木剑游侠儿?能够在一张桌子上一起大碗喝

549天前 0评论

其他

雪中悍刀行》篇 第十八章

她不知道,因为她的缘故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风雨自八方而来,向他而去。洞天福地的地肺山,群贤毕至。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。约莫十位衣着气态皆迥异的男男女女,匆匆而来,姗姗而来,飞掠而来,蹒跚而来,踱步而来,骑牛而来。南边,有位模样清逸的年轻儒生,背着棉布行囊,露出书画的轴头,或紫檀或白玉,攒集拥簇,如沙场雕翎冒出于箭囊。西边,有位骑牛稚童,盘腿而坐在青牛背脊上,眉眼如画,眼神晦暗。北边,有位光头大和尚,一

550天前 0评论

其他

雪中悍刀行》篇 第十七章

徐凤年带着少女在一座山的山脚停下,身后是一条潺潺而流的灵秀河水,那座山算不得高,左右有山丘如同门阙,在两人脚下是一条大幅大幅青石板铺就的登山道路。徐宝藻环顾四周,如同一位掉书袋的老学究,“这地儿,在地理堪舆上好是好,却不拔尖,根据西楚国师李密的那部考古志,终南群山以雁回峰最佳,大槐峰其次,朝阳峰又次之,总计罗列七十二峰,或磅礴积郁或清丽淑雅,都可谓风水形胜,此处虽然也能藏风聚水,可底子太差,充其量

550天前 0评论

 1  2  3  4   下一页    尾 页  

宅男女神

登录
数据更新时间:2018-12-14